猫咪app官方入口

苏锐不认识岳欧阳,不认识卫东云,但是却认识他们口中的陈阳。

陈阳没有死,更没有沦落,相比较而言,他比同时代的卫东云要优秀的多。

人只要有了底线,那么就有了坚守的勇气。

卫东云没有底线,甚至没有对以往的事情感到任何的后悔,看起来是很随性,表面上是在随波逐流,实则是向着深渊滑落。

至于远在首都的白克清,此时正坐在车子里面,他转身回望这风风雨雨的几十年,似乎神情之中也透着淡淡的感伤与怅惘。

复杂的情绪,充斥了白克清的胸腔。

他在前往首都肺科医院的路上。

已经是晚上了,立交桥上的车子堵成了长龙。

“小刘,肺科的李教授在电话里还说什么了吗?”白克清问道。

“领导,李教授说,您这个问题,极有可能是有家族史的。”小刘斟酌了一下用词,但显得有些犹豫:“他说,还要多做两次检查才能够确定……”

“他大概是已经确定了吧。”白克清非常了解自己的秘书,“不过,这次体检能及时发现也是好事,不用讳疾忌医,早发现,早治疗。”

说到这里,白克清轻轻地叹了一口气:“唉,家族史。”

小刘有些不知所措,随后,他又想到了某个关键的问题:“领导,您现在正和苏意苏主任正处于……如果这种时候因为身体原因而退出,那么就太可惜了。”

“不,这没什么可惜的,我这大半辈子,已经见过太多的风景了。”白克清望着窗外的光影,笑了笑:“该跟组织明说的,就跟组织明说,没有一个好身体,怎么干工作?”

他倒是豁达了许多。

“可是,领导,这……”小刘还是觉得无比可惜,毕竟,好像只差最后一步了,只要再使一把劲儿,就可以站在最高处看风景了。

然而,白克清好像心意已决。

“等我到了医院,和李教授见面之后再说其他吧。”白克清把那些怅惘的情绪全都收了起来,他说道:“紧绷了那么多年,也是时候休息一下了。”

“那家里那边,还说吗?”小刘犹豫了一下,又问道。

“那没什么好讲的,天涯那边也不用说。”白克清说到这里,又自嘲的笑了笑:“这小子,十天半个月也不知道给我打一次电话。”

说着,他靠着头枕,调整了一个更舒服一些的姿势:“所以啊,我这一辈子,看起来风光,可是,在很多方面,都是失败的,尤其是家庭那边。”

小刘听了,心中莫名难过:“领导,您别这么说,其实您已经非常……”

白克清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:“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”

说完了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之后,他没有再多言。

…………

苏锐在川中省城就地休整,而李悠然则是乘坐直升机暂时回到了钟阳山,和陈晖一起解决遗留的问题。

一天之后,他们就将前往云滇的边荣山了。

二打一。

真相即将揭开,对于苏锐来说,一场大决战也即将开始了。

和老爷子视频了一下,看了看恭子和苏小念,离家将近两周了,这个小家伙看到苏锐还是眼睛一亮,手舞足蹈的,嘴里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看着屏幕里的小娃娃,苏锐笑的十分开心,然后连着做了好几个鬼脸,把苏小念同学吓得哇哇大哭了起来。

见此,苏锐更是乐得不行。

其实,有些时候,人生的奋斗意义就是如此。

你在前方拼命着,努力着,后方有一个温暖的家在为你亮起灯光,为你做了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,等你归来。

看着苏小念那手舞足蹈的样子,苏锐觉得浑身的疲惫都已经消散了,那面对危险的种种未知也都化为了无形。

对于前往边荣山的事情,苏锐则是和老爷子单独聊了聊——在恭子去哄苏小念睡觉的时候。

后者的态度很简单。

“时间冲不散很多东西,有些人,该收到报应,哪怕时隔二十多年。”老爷子说道:“我不相信天道和因果,但是,如果恶人得不到惩罚,那么善良也将失去意义。”

这句话无疑是给了苏锐极大的鼓励。

后者微笑了一下:“爸,有你的这句话,我肯定宰了那个家伙,他能瞒过你这么多年,也是个奇迹了。”

其实,苏锐的这一丝微笑之中,有着一些疼痛的味道。

毕竟,因为那一场大火,很多生命都已经彻底的和这个世界告别,他们本该多彩的人生,已经彻底地变成了灰色的扬尘,从此飘散,从此凋零。

如果他们还活着,或许已经从军报国,成为了手握钢枪的战士,或许会走上三尺讲台,成为了教书育人的老师……那些孩子们的这辈子有太多种可能,却万万不该在少年的时候就画上句号。

“我哪能什么事情都算到,毕竟还有太多的事情牵扯精力,而且,幕后之人确实足够狡猾。”苏老爷子轻轻的摇了摇头,又轻轻地叹了一声:

“苏锐,替我给那些孩子们要一个公道回来。”

替福利院的孩子们,要一个公道回来!

苏锐听了这句话,只觉得头皮发麻,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!

随后,他正色说道:“好的,首长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这一次,苏锐喊的是“首长”,而不是“爸爸”。

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右手狠狠地划到了太阳穴,对着屏幕敬了个礼。

一个敬礼,跨越二十年。

在孤儿院大火之前,苏锐便被送进了某特种部队的训练基地,当他走出那基地的时候,已经是一代兵王了。

而现在,那个曾经在宁海第四儿童福利院里的“孤儿”,现在已经是华夏共和国最年轻的少将了。

世事巨变,沧海桑田。

不变的唯有初心,还有永远不会冷却的热血。

老爷子点了点头,叮嘱了一句,便挂断了电话。

不知道他有没有从屏幕上那个敬礼的年轻人身上,看到曾经的自己。

屏幕那一端,苏锐看着黑屏上倒映出来的自己,似乎透过屏幕上的那双眼睛看到了过往二十多年的风雨与烟尘,不知不觉间,已经是泪流满面。

“要结束了。”苏锐轻声说道。

…………

过了半个小时,苏锐练完了力量,洗完澡,忽然觉得有些饿了。

于是,他便打电话给前台,让厨房帮自己煮一碗面当夜宵。

二十分钟后,他的房门被敲响了。

一个身穿厨师服的男人,推着餐车等在门口。

“我只是叫了一碗面啊。”苏锐看着餐车上的好几个餐盘,说道。

“先生,这是我们酒店最近的活动,夜宵都有配菜的。”这名厨师说道。

“好,那敢情很划算。”苏锐笑了笑:“谢谢。”

等到厨师走后,苏锐看着桌上的菜,着实觉得有点豪华套餐的味道了。

水煮鱼,辣子鸡,还有海鲜汤。

虽然都是传统菜式,但真是香气扑鼻,而且摆盘都透着一股精致的味道。

至于那碗面,更是传来了鸡汤的浓香,苏锐吸溜了一大口面,觉得面条的滋味儿简直丰富无比,似乎有很多种层次,一旦入口,喉咙和胃之间隐隐有一条线穿着,舒服无比。

“这样的大厨,得给个五星好评。”苏锐说道。

不过,接下来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筷子顿了顿,苏锐又尝了一口水煮鱼。

虽然是传统的川菜味道,但是却更精致了许多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苏锐笑了笑,把所有的菜式都风卷残云的吃光了。

一顿美味的夜宵,让胃满足了,人也跟着满足了。

厨师前来收盘子了,看到苏锐把面条的汤都给喝得一滴不剩,于是随之松了一口气。

当他把餐车推回厨房的时候,看到了那个仍旧站在厨房门口等待的身影。

她穿着一身淡黄色的卫衣,扎着丸子头,在卫衣的前面,有着一个海绵宝宝的图案。

而在这姑娘的手上,还拿着一个看起来是刚刚解下来的围裙。

正是……徐静兮。

“小姐,全部吃光了。”这个厨师说道。

其实,他是这一间酒店的行政总厨。

“全吃光了?太好了。”徐静兮的心情一下子飞扬了起来!

这一间酒店,正是徐家的产业。

在从李雪真的口中得知苏锐来到这里之后,她立即从家中赶了过来,本想见上一面,恰巧苏锐要吃夜宵,于是徐静兮便立刻来到厨房做了这一餐。

能让喜欢的人把自己所做的菜都吃光,这无疑代表着一种认可。

徐静兮已经走到了这个位置上,她不需要别人的认可,只需要苏锐的。

能为喜欢的人洗手做羹汤,其实,也是人生中最朴素的幸福了。

厨师长见状,不禁很是有些羡慕那个年轻男人,随之问道:“小姐,您现在不去见见他吗?”

徐静兮刚想迈步去乘电梯,却又停下了脚步,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算了,时间不早了,让他先休息吧,我明天一早再……”

然而,徐静兮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:“时间还早,尤其是对于好久不见的老朋友来说。”

喜欢最强狂兵请大家收藏:(www.qingdou.net)最强狂兵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